郑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紫血圣皇 第64章,绝境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紫血圣皇 第64章,绝境

人参圣王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抵御这一斧头,这是天地威能,好似整个世界都朝他压迫而來,

在斧头落下时,他只能尽最大的能力去抵御,也就在此时,远在草药区,一株普通的绿叶植被突然拔地而起,谁也沒想到,这株不到两三丈高的植被拔地而起时,却造成了如此大面积的破坏,

将近数万丈范围方圆的泥土全部松动,无数根须在这绿叶植被下凸起,直接将这株绿叶顶到了天穹,这是人参圣王的本体,一株四万年的圣药,

无数根须成为了它的脚,大步跨越迅速朝宫殿而去,在斧头劈落的瞬间,这无数的根须与人参圣王的神魂重叠在了一起,人参圣王身上爆发出了恐怖的气息与斧头对抗着,无数的根须缠绕向斧头的刃口,便戳向了天刑的zǐ骨之躯,

天刑的斧势却沒有被丝毫阻碍,这是他的最后一口气,这一斧头落下之后,他便会烟消云散,从此之后,这世间再也沒有天刑,

但他沒有任何遗憾,该做的事情他都做完了,在秦墨身上,他看到了他的蚩尤儿,虽然他并不是他,但他却了却了心愿,

这一斧头势必不会落空,

“人族赳赳,气势昂昂……”

“宁化培土,不作血食……”

“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修我甲兵,与子同袍……”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血不流干,誓不还家……”

虚空中突然响起了人族的战歌,这战歌自天刑的道骨中而发,斧头劈碎了无数缠绕的人参须,在这战歌的鼓舞下,势如破竹的劈向了人族人参圣王的本体,每一根阻挡战斧的人参须,都堪比一件王器,

人参圣王有些绝望,活了将近四万年,他从未感觉过死亡,他甚至认为即便再过四万年,他也不会死亡,因为他会成长为传说中的神药,

但是,此刻的他,却如此的接近死亡,冥冥中一只手已经朝他伸了过來,他畏惧了,害怕了,更加后悔,

如果,如果我尊重他一些,如果我不与他一战,如果我放弃我的儿子,如果……无数个如果,只期盼着这一斧头会停下來,会留下他卑微小命,

或许是他的祈祷有了作用,虚空中劈下來的斧头力度开始变小,虽然依旧势如破竹,劈开了人参圣王的本体,却沒有将创伤扩大,也沒有那股庞大的意志侵入,他好受了许多,至少小命暂时保住了,

再看向虚空时,天刑的身体化为了无数的zǐ色粉末,正如他所说的,这一斧头之后,他将烟消云散,这世间便再也沒有了他,

斧头也缓缓的消失了,正因为后继不足,所以并未劈落下去,但人参圣王万丈的躯体,却被劈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无数沁人心脾的汁液流出,引得周围的药王们一阵躁动,这伤势十分眼中,却终究保留了人参圣王的一条命,

也许,过个几千年,这伤势就会恢复,但人参圣王却很清楚,他的道被劈断了,即便伤口愈合,他的本体也会留下一个巨大的伤疤,但他都不在意,他庆幸的是,他还活着,

当一切烟消云散,黑沉沉的天,再次明亮,人参圣王感觉很舒服,就像是被关在小黑屋许久,被放了出來,重新见到了光,

可是,他突然感觉有些刺眼,因为在虚空中打开了一道门户,通往外界的门户,而在那里一个少年正盯着他,在少年的身边,他的儿子正颤抖着身体,眼中拳是畏惧盯着他,似乎是在求助,

他沒有把注意力过多的放在儿子身上,而是放在了少年身上,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杀掉这个少年,只可惜他做不到了,这伤太重,必须马上找个安全的地方,重新扎根修养,而且周围的这些药王们也在虎视眈眈,

沒有了人参王,沒有了青叶药王,现在这些药王便有机会成为百草园之主,重伤的人参圣王,让他们迎來了一个焕发新生的机会,

数十名药王对视一眼,而后贪婪的來到了人参圣王的身边,扎根在了他周围,汲取着那肥厚的汁液,对此人参圣王很是无奈,但他的眼角却杀机一闪而过,随之裹着身体,就地扎根了下去,

秦墨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看在眼里,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走吧,”

但他却沒有踏入通道,相反他很警惕的盯着通道,因为他感觉到那股不详的预感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强烈,好险他踏出通道,就有一个牢笼在等着他,

秦墨实在想不通,青古有什么牢笼可以困住他,要知道无涯这位解石者工会的大能站在他这一边,夜千行这位王者也识得他,

可秦墨依旧沒有踏入通道,也许有一万个理由可以说服他沒有危险,但只要有一个理由告诉他有危险,他便不会去走这条路,

“另外开一道门,”秦墨对葫中仙说道,

葫中仙很奇怪,可看到秦墨那凝重的表情,他疑惑问道:“另外开一道门,也是去青古,确定要这么做,”

“我有很强烈的预感,从这道门出去,我们会陷入危险之中,”秦墨解释了一声,扫了他们一眼,要求道,“即便再开一道门,也得是我一人出去,你们都要藏起來,”

葫中仙自然明白秦墨的意思,祭出通天葫芦,撕裂虚空,打开了另外一个通道后,他便化为了本体,飞入了秦墨的眉心,

青叶药王二话不说,便进入了秦墨的储物囊,至于人参王,早就被青叶药王给羁押了起來,

只有都灵犹豫了一下,问道:“师父,我也要这么做,”

“你也要这么做,”秦墨确定道,“因为,连我都不敢确定,这次的危险,是不是能够躲过去,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危险,也许是百族为我设下的另外一个大局吧,”

“哦,”都灵点头,却沒有进入秦墨的储物囊,而是进入了自己的那个储物囊,而后道,“师父,有危险可不要忘了我,”

秦墨把那个储物囊挂在了腰间,便踏入了撕裂的虚空,眼前流光一闪,他出现在了野马平原,

然而,他刚刚出现在此地,还未來得及去找丑八怪,就感觉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來,他几乎是下意识运转神狱敛息决并披上了蓑衣……

冬雷大师在通道外面等了很久,这已经最后的日子,如果秦墨再不出來,便再也沒有机会出來,

人族这边也很着急,他们甚至期待秦墨不要出來了,哪怕再等上百年也好,可若是被冬雷大师抓住,那就是死路一条,

至于无涯跟冬雷大师讨來的一线生机,有跟沒有,又有什么区别,要知道冬雷大师可是史上仅有的五位解石大师之一,他若是不想让谁活了,谁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正在所有强者等得焦急时,冬雷大师却突然开口道:“到是有些本事,难怪可以杀掉恒烨两次,”

他话音刚落,人们都看向通道,以为是秦墨出來了,可是通道渐渐的闭合,却也沒见到秦墨出來,到是无涯似乎明白了什么,苦笑连连,

紧跟着,冬雷便消失了,他出现在了野马平原,这里是无数黑煞马的地盘,即便是王者來此,也得小心翼翼,一旦让黑煞马组成战争冲锋,即便王者也只能溜之大吉,

冬雷大师一出现,并未动手,因为他感觉不到任何他要找的人的气息,不一会无涯踏着虚空而來,到了冬雷大师的身边,看到他沒有找到秦墨,便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又皱起眉头,以冬雷大师的能耐,即便秦墨有敛息和隐身的本事,又能够逃得了几时,

片刻左右,月伯等人到了,恒生与城主府的一众强者自然也到了,他们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冬雷大师如此慎重,却也不敢多言,

诡异的是,这野马平原本是一处禁地,一般人來此,绝对会遭到黑煞马群的围攻,哪怕是大能,都有被踏成肉泥的例子,可是冬雷大师出现在这里,这些黑煞马不但沒有结成阵势冲锋过來,反而是低着头衔着原上的草,平静的有些诡异,

冬雷大师脸上时刻挂着笑容,好像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从这马群中把秦墨找出來一样,

事实上,在看到天上紧跟着出现的老者时,秦墨身上的危险预感,几乎达到了极致,很久沒有出现的心跳加速,此刻出现了,若非是神狱敛息决完美的控制着他的气血与气息,不用这老者寻他,他就曝光了,

好在这马群也释放着庞大的气息,秦墨不相信,这老者真敢激怒整个马群,把他逼出來,

可是,秦墨发现老者并沒有像人参圣王那么干,他只是平静的立在虚空,微笑着打量整个草原,目光中透着瘆人的诡异,

突然,秦墨发现了不对,本來在他身边安静的迟早的黑煞马们,缓缓的开始散开,把秦墨所站的地方暴露了出來,刚好形成了一个圈,

老者那诡异的目光,立时朝他投射了过來,那一刻秦墨只感觉自己像是沒穿衣服一样,浑身上下都被这双老迈的眸子看了个透,

在危险出现的刹那,秦墨心底唤起了丑八怪,它是黑煞马王,这平原之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