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万灵愿第31章沼泽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1月22日

万灵愿 第31章 沼泽

翼尘仰天咆哮,他身下的黑气瞬间炸裂向四面八方射去,一团团势不可挡的黑气把周围的人撞的人仰马翻。

翼尘猛然跳起,高举黑刀对着远处的薨林复挥来,一道黑气脱离黑刀射向薨林复。

薨林复回过神来,双手凝聚出一团气流射向黑气,一声炸裂,黑气变成了雨滴洒落而下,再看薨林复凝聚出来的真气依旧向翼尘飞去。

飞向翼尘的真气突然从内显出一个黑点,随之整道真气变成黑色在翼尘面前炸裂开来,只是这一炸裂,真气中一道近六米左右的黑气形成剑气反斩向薨林复。

薨林复面色惊慌,连连后退,可现在躲闪已经是来不及了,他双手相击,一团气流将他保护在其中,黑气斩向气流丝毫没有停顿,就仿佛是无视了一般。

薨林复发出一声惨叫,他握着鲜血直流的额头,从额头到嘴唇上,留下了深深的一道血疤,薨林复慢慢爬起身子跪在地上,右手捂住坏死的右眼,在他脸上的鲜血和黑气不停向外漫出。

当薨林复左手接触地面的刹那间,黑气再次腾起,将薨林复围在其中,仿佛是要把他活吞了一般。

薨林复用真力驱使周围的空气,可怎么也挥之不去。此时已经没有人敢靠近薨林复,就好像看着一个快要自燃而死的火人,薨林复用残留的意识拖起脚下的陈晶晶,带着陈晶晶跃上一匹马,落荒而逃。

青玉一惊,刚刚所发生的场景竟让自己忘了该做什么,连忙夺过一匹马向薨林复追去,翼尘看着远去的薨林复,脑袋一翁好像回复了些神智,他一声怒吼,周身黑气将他托在半空,犹如邪神,让人望而生畏,挥手一团黑气把一个骑兵从马上砸落下来,他落在马上也是跟着追了上去。

陈天佑此时被薨军十几个将军死死围主,见到远处的情景,权杖高举,随着一声爆喝,在地上砸下一个巨坑,周围所有的兵士都被震倒在地,随后纵身踩着敌兵的肩膀跃起,右脚刚踏上马。只见二人左右一刀一斧腾空向陈天佑砍来,陈天佑一惊,连忙用权杖护住,可却被二人击落在地。

看着三人消失的背影,陈天佑鲜红的面颊流下俩道泪痕,咬牙怒吼一声,自知现在去追救这小女儿已经是来不及了。

三人在林中飞速穿梭,薨林复满身的鲜血依旧流淌着,伤口处也不停散出黑气。身后的俩人,感觉似有萌萌细雨,唯独不同的是红色的雨,陈晶晶半身衣裳也被映的鲜红。

薨林复此时又哪里顾得上伤势,一只手死死抓着陈晶晶,另一只手拼命催促脚下马匹。

薨林复突然一惊,纵身跳下马匹,只见那马向前冲了没俩步,半个身子都显入泥土之中,“沼泽!”。

青玉和翼尘也停了下来,薨林复掐住陈晶晶的脖子,大喊道:“别过来!”

青玉急忙拉住马匹,怒道:“薨林复,你已经走投无路了,放下公主,念在昔日的情分上,饶你不死!”

薨林复大笑道:“你骗谁呢?我要是把她放了,几天后尸骨都不知会在哪!”话音一落,薨林复似是想到了什么,道:“既然你这么想救她,那好!接住了!”说罢将陈晶晶扔入沼泽之中,青玉纵身跃起,将陈晶晶搂入怀里。

“前辈小心!”青玉身子一颤,薨林复借机也是跃起在青玉背后重重打了一掌,青玉吐出一口鲜血,眼看就要落入沼泽中,突然看到前方沼泽中心竟有个小石堆,身子猛力一转,将陈晶晶扔入石堆中去了。

翼尘拔出黑刀刃,此时他身上的黑气已经少了大半,向薨林复当头劈下,薨林复看到向自己砍来的翼尘身子一颤,对他来说接住刺刀并不难,可他在半空中,要是接了不等于也要落入这沼泽中去了么?

薨林复侧身躲过刀刃,一把抓住翼尘的臂膀,想借力离开这沼泽。

也就在同时,翼尘转过身面对薨林复,强用蛮力甩开薨林复的手爪,并再次向薨林复砍去。薨林复连忙收回手臂。

翼尘见机哪肯放过,左手抓住薨林复衣领,硬将薨林复一起拉入沼泽。

“我到底与你有何恩怨,非要让我与你一起死在这沼泽之中,还是我哪里亏待你了!”

翼尘喘息喘息没有理会,手中抓的更是紧了一分。

薨林复抓住翼尘的手,咬牙冷哼一声,另一只手指了指身下的沼泽,道:“年轻气盛。你可要想好了,若再不放手,认你有再强的真力也逃不出这沼泽,不如我们双手相击,一起发力,你我二人都可离开这沼泽,我这把老骨头没几年活头了,你年纪轻轻,就不曾考虑?这件事你何必要掺合进来,难道你就真的没有什么遗憾么!”

“小兄弟,切莫相信此人鬼话!”翼尘目光转向一旁的青玉,又缓缓将目光转向薨林复。

薨林复见翼尘心有余悸,连忙低声道:“你天生奇资,日后定成大事,难道就为了做一会好男儿,命丧此处,而那青玉只知道报效国家,除去异己,你若是再早生几年未必不知他手上的血债比我多!”

青玉方寸大乱,忙叫道:“小兄弟!”

翼尘双眼中闪过一丝迷离,心愿,在那怜慌村中他并没有想过,只想这能安稳过一天算一天。可如今,翼尘很想去找吴常德以及踏平他家乡的秤潭一族报仇,若有缘还能和小笛再见,一次次幻想过待他功成之日骑白马、带着一箱箱的财宝向小笛的父亲提亲。当他来到这广阔的外界,就已经想过或许真的可以重整故土,也好让自己埋葬异乡的生母有个可以安息之处。

翼尘从没有认真想过继续这么玩命的活着到底值不值得,好不容易走出了北方荒漠,好不容易从那乱石缝中活了下来。

可他又想到那日为自己挺身而出的陈明明,和薨林复当时那得意洋洋的小人嘴脸。陈明明已经死了,这个小人他成功了。想到这里翼尘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

翼尘嘴角露出一丝凄惨的笑容,什么想要有多大的能耐就得吃多大的苦,到头来还是老天给自己开了一个希望的玩笑,他的身子也随之僵住了。

薨林复面色突变,双目露出一丝凶光,一把将翼尘的手腕搬开,左手扶着翼尘头顶,右脚在翼尘肩膀上猛力踏过,跃出了沼泽。

这一刻翼尘彻底愣住了,他只是注视着前方那茫茫沼泽,微微张着的嘴巴不停颤抖。

“哼哼哼哼哼…”薨林复双脚跺了跺脚下泥水,缓缓转过身子,看向青玉。身子退到青玉骑来的马旁,从马身上拿出一把弓箭,狞笑道:“永别了,青玉将军。”说罢拉开弓弦,真力将气体凝固在箭头,手指一松,弓弦摆动,风啸声响起。

“了不起,了不起。”薨林复低声重复念着这句话,再次转身从马背上抽出一支箭,转身笑道:“我看你能接住几支。”

翼尘对着薨林复大吼,他想向刚才那样借着黑刀腾空而起,可黑刀此时却丝毫没有反应。

青玉冷哼一声,将手中的箭扔出,心里暗道:“看来今日是难逃一死了,可公主性命垂危,怎么办?”

“啊!!”青玉一声咆哮,双臂展开,弓箭从胸口穿过,整个人躺在了沼泽中。

“前辈!!”

薨林复目光淡然,将手中弓扔在地上,向前俩步,看着沼泽中惊慌的翼尘。

翼尘双目死死盯着薨林复。

“的确是个人才…”

翼尘对着薨林复发出一声怒吼,拔出黑刀向薨林复挥去,此时沼泽已经淹过了他的肩头,也只能对着薨林复在沼泽面上胡乱挥砍溅起一波波泥水。

“你若肯一心为我效力,我便救你。”

翼尘咬牙看着薨林复,怒吼道:“做梦!”

薨林复听后,轻叹一声,转身骑上马匹,回头看了看翼尘,便骑马而去。

翼尘向青玉处扑腾了俩下,不光纹丝不动,还让自己更沉进去几分,翼尘微微仰头,下颚已经贴在了沼泽面上,只觉得自己难以呼吸,心跳加快,缓缓哭道:“前辈..对不起,都是我害死了你,对不起。”

“小兄弟..”翼尘身子一颤,没想到青玉还有一口气,“事已至此,我只求你一件事。”

“前辈...”

青玉闭着双眼,身子平躺在沼泽里一动不动,沼泽外只露出一张脸,过了半响唇舌微微颤抖了俩下,:“你一定要将我陈国的小公主平安送回…”

翼尘一愣,道:“前辈,可是我也..”话音未落,只听青玉一声爆喝。

沼泽上不停冒出水泡,翼尘睁大双眼,便觉得自己整个身子突然轻了。

翼尘随着大片水泥腾空而起,只见下方青玉臂膀平展微微抬着还在不停颤抖,手臂上更是青筋暴起,双手成爪,四周空气不停涌向青玉手掌,气流硬是将翼尘和大半泥水挤在半空。

翼尘双眼圆瞪,想来这世界真是辽阔,这哪里是人力可为的。

“小兄弟,你便踏着我的身体,去那石堆上吧。”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
月经有小血块怎么调养
血管堵塞心梗吃通心络可以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