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第一贤妇 第025章 果真秀色可餐!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第一贤妇 第025章 果真秀色可餐!

简家和济安王府的这门亲事,是简大老爷做主定下的,简莹又是自小养在他跟前的,跟亲生女儿没什么区别。

简莹成亲,简大老爷于情于理都该出现。就算他公务繁忙脱不开身,简大太太也该代丈夫回来一趟,以示对侄女的重视,对济安王府的尊重。

简大太太本也打算在简莹出阁之前回来露个脸儿的,却又改了主意,据说简老夫人病情加重,离不了人。

这些情况简大老爷都写了亲笔信来跟济安王解释过,并郑重地表达了歉意。

周漱对简家谈不上厌恶,亦没什么好感。简家人如何行事,他原本是不在意的。

只是刚才在前厅喝茶时,随口问起简大老爷,简家另外三位老爷就神色异样,一再解释简大老爷未能参加婚礼的原因,提及简老夫人病重却不见半分忧色,让他觉得不太对劲。

昨天晚上发觉简莹身子骨十分瘦弱,今日见识了简家几位老爷欲盖弥彰的拙劣演技,再将简莹托他藏私房钱、被他质疑身份的时,红着眼圈说“你法子让我不是,就帮帮我吧”,等等事情联系起来想一想,便怀疑她在京城的时候不得简大老爷欢心。

简大老爷若真心待她,就不会将她许给他这不堪托付终身之人了,不是吗?

想到这一层,他就坐不住了,寻个托词,急急忙忙赶来跟她求证。

见她这般反应,又疑心自己想错了。说来也是,她的性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肯吃亏的。

心思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祖母当真病得很重?”

“大抵是。”简莹含糊其辞,“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周漱笑了笑,“就是感觉简大老爷好像有意推脱,不来喝我们的喜酒一样。”

听完这话简莹也明白过来了,可不就是有意推脱吗?

定是简大老爷授意简老夫人装着病重,捆住简大太太的腿脚。如此一来,便是日后她这冒牌六小姐的身份被拆穿,济安王府追究起来,他也可以坚称不知情,都是济南府简家的人自作主张干的好事,将自己摘个干净。

真是只老狐狸!

看了周漱一眼,心说这人当真敏锐,跟简家三位老爷聊了一会儿,就能觉察到这一点,以后跟他说话还是小心一点儿吧。

既然他已经误会了,那就将错就错吧,免得以后还要费心演戏。

“大伯父的一颗心都系在朝廷政务上,对旁的事鲜少关心。”她意有所指地道。

周漱了然地点了点头,没再言语。转头打量着屋子,见家具摆件无一不精致名贵,风格却中规中矩,瞧着很是无趣。

收回视线,再度看向简莹,“你不打算带我去欣赏一下简府的风景吗?”

简莹懒得走动,“简府的风景我也不熟,你想看叫金屏银屏带你去就是。”

“我随你回门,却撇下你自己去看风景,别人怕是会说闲话吧?”周漱笑眯眯地望着她,“在人前要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这话可是你说的。”

简莹不以为然,“非要看景才能相敬如宾吗?”

“有人的地方才好相敬如宾。”周漱语气之中颇有几分不依不饶的味道,“夫君想看风景,娘子不该舍命相陪吗?”

简莹扁了眼,“你是去看景,还是去闯刀山呢?干嘛要搭上我一条命啊?”

“走了。”周漱伸手握住她的腕子,不由分说,拉了她出门而来。

雪琴和甘露几人见状赶紧跟了出来。

简府比济安王府要小一些,风景却毫不逊色,泉池假山,亭台廊榭,样样不缺。后花园中栽植了不少名贵的花木,有些连见多识广的简莹都叫不上名字。

两人沿着青砖小径慢慢走着,耳边不时传来鸟鸣虫啾,轻风习习,掠过树梢刷刷作响,水流撞击卵石叮咚悦耳,倒也闲适。

“昨天夜里,你为何看着我叹气?”周漱手里拈着一朵淡紫色的小花,扭头问道。

简莹眼神茫然,“我看着你叹气了吗?”

“是啊。”周漱抬手,将那朵小花别在她发间,左右看了看,感觉很满意,“你日后应当多簪些鲜花,比钗环更衬你。”

简莹不置可否,只管往前走。

“你还没告诉我,为何叹气?”周漱赶上一步追问。

“不记得了。”简莹淡淡地答道。

周漱还要说什么,就听前面传来一阵女子的笑声。隔着树影,依稀露出几幅颜色鲜艳的裙摆,随着主人的脚步,朝这边移动过来,话音也渐渐清晰。

“……长得倒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可惜却是个好男风的。”

“六姑娘也当真可怜,嫁了跟没嫁一样,看得见,吃不着,守一辈子活寡。”

“说得是,与其跟男人争风,我倒宁愿同女人吃醋。他喜欢女人,还有争一争的机会;他喜欢男人,连争都不必争了。”

“外头都说是四老爷玩弄女人太多,遭了现世报,报应在六姑娘身上了。”

“这都成亲两日了,六姑娘那边想必是瞒不下去了。可我刚才瞧着六姑娘的脸色还不错,会不会是传言有误?”

“不会不会,我家那口子亲眼瞧见的,六姑爷跟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倌儿进了望云楼,勾肩搭背,样子极其亲热。”

“六姑娘那是强撑着装样子呢,嫁都嫁了,知道了又能怎的?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还能在娘家人跟前露出来?”

“唉,可怜……”

简莹听得两眼放光,刚想问问周漱,那清秀的小倌儿是何许人也,就觉手腕一紧,被周漱大力握住了。

她挣了一下没挣开,便问道:“干嘛?”

周漱也不言语,拉着她径直来到两条路的交叉处,眼角瞟见那几幅裙摆走近,忽地低头噙住她的唇。

简莹愣住。

那几名女子拐了个弯,乍然瞧见此景,也都愣住了。

四个大丫头没想到周漱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孟浪的举动,齐齐羞红了脸,飞快转过身去。

周漱放开简莹,粲然一笑,“娘子果真秀色可餐!”

这深情款款的赞美,惊醒了围观之人。好像做坏事的是她们一样,各个惊慌失措,拿袖子遮住头脸,逃也似的避进旁边的林子……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