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幻

天赐神将 正文 第一章:这世上,是否有神明

来源: 分类:科幻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6月03日

天赐神将 正文 第一章:这世上,是否有神明

荒草,枯枝,潺潺的小溪环绕在山间,那河床虽未干涸,却不见一只鱼虾,枯死的巨树下是一栋栋古老的建筑,远远望去,在这山路的尽头屹立着一座巨大的鸟居,原本鲜艳的红木早已变得暗淡无光,一切的一切都在诉说着这里的古老。

如今正是正午,烈日高挂云端,然而灵峰之巅却始终被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没有任何人能够窥视其中的秘密。

但是今天这份宁静却被打破了。

一栋通体漆黑的高大建筑坐落在山峰的一角,多年的风吹雨淋令它的墙皮都有些脱落,但这依旧无法掩饰它往日的富丽堂皇。

此刻,在这栋古建筑的阁楼上,两名白衣少女正跪坐在地上,双手放于双膝之上,腰板儿挺直,双目闭合,静静的坐在那里。

二人均眉清目秀,眉宇之间都有一丝相似,远处看来真的像一对姐妹一般,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跪坐在右边的少女面前摆放着一把竹刀,竹刀无鞘,看似朴实无华,却又隐隐透露出古朴的玉色。

“天下无华,意为始源,万族横行无一席之地,太古变,荒神降,破万敌,救苍生……”

在二人面前垂着一道珠帘

天赐神将  正文 第一章:这世上,是否有神明

,帘后端坐一人,开口讲道,珠帘轻薄,依稀可以看到那人的容貌。

头戴神鸟钗,耳挂玄莹玉,一身华贵至极的神服尽显尊贵之意,瀑布般的黑发垂到腰间,中间被一根精致无比的神蚕丝发带束住,唯一令人遗憾的是她带着一张面纱,遮住了那足以掩盖皓月光辉的面庞。

道讲到一半,帘后华贵至极的神女开口问道:“天音浩荡,万物复苏,兰,何为神明?”

她的声音就如同天外的玄音,明明就在眼前却感觉来自天宇,虽无表示,却透露着一股无上的威严。

坐在左侧的少女恭敬的拜了下去,开口答道:“太古之初,万族鼎盛,无数强者生于当时,但皆为凡人,唯有天外之人,拥有通天彻地之能,方位神明。”

“好。”

帘后的神女满意地点点头对另外一名少女问道:“如今当世,诸圣不显,竹,何为神明?”

面前摆放着竹刀的少女没有说话,像是在思索,良久,她轻轻的俯下身去。

“止步,你们不能硬闯。”

“你给我闪开!我大哥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忽然,一阵嘈杂的喊叫声传了出来,在阁楼之下出现了争执。

“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进来。”叫做兰的少女开口说道。

“吱呀。”

门被打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随即双膝跪地俯下身子恭敬地说道:“神官大人,霞岚的那几个孩子又过来了。”

“把他们赶走,神社重地不能被人打搅。”兰回应道。

“可是他也来了。”黑衣人小心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珠帘后的大神官,赶紧低下头继续说道:“夜刃也来了,被夜火那孩子背过来的,看样子状态不是很好。”

“!”

听到这个消息,兰以及竹的身子都微微颤了一下,尤其是竹,双目中关切的神色丝毫不加掩饰。

“唉…”良久,大神官轻叹一口气并缓缓起身。

兰与竹连忙站起来要去搀扶,而那黑衣人则低着头倒退着走了出去。

阁楼下,争执已经变得更加激烈了。

“给我闪开!再碍事我就不客气了!”一个年龄不过九岁的少年开口大吼,衣服之下露着一块块健壮的肌肉,不难想象他以后的样子。

在他旁边站着另一个少年,他神色冷淡,不苟言笑,虽没有出声却更加危险,一把匕首被他紧紧握在手中。

令两人这样焦急的是另外一个少年,他如今正趴在自己伙伴的背上,双目紧皱,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滚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夜火,夜风,你们不要再吵了,我们已经去通报大神官了,把夜刃留在这里就回去吧。”守门的门卫也非常为难,这两个孩子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谁说话都不好使。

“少废话!我大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待得起吗?”夜火丝毫不让,双目瞪圆,对那守卫怒目而视。

“放肆!神社重地岂能容你们这群小辈撒野?”另一名守卫手持长矛重重的砸在地上大喝道。

“混蛋!我这就废了你!”夜火一怒冲冠,腾出一只手,握紧了拳头就迎了上去。

夜风更是干脆,目光如刀,手指翻动,匕首闪烁着寒光,像一只敏捷的猿猴一样飞跃而起,目标同样是那名守卫。

“退下。”

就在那名守卫举起长矛准备反击的时候,一声平和的声音自其身后传来,惊得他连忙放下长矛退到一边跪了下去。

而后,二人身后的木制大门被打开,两名童子先一步走了出来,均身穿一袭白袍,手里各提着一个灯笼,灯笼上用古文写有两个毛笔大字。

【御代】

“神官大人。”两名守卫深深地将头埋了下去,而周围的所有黑衣人均跪了下去。

夜火与夜风脸色一变,纷纷收起了攻势,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何人在此喧哗?”

终于,两名童子提着灯笼站到大门的左右,兰与竹相继走出,四人簇拥着的正是那珠帘后的神女,也就诸多守卫口中的大神官。

问话的自然是兰,她上前一步扫视台阶下的几个人,直到看到夜刃时才有些动容。

“神官大人,我哥哥他一定是被邪魔附体了,求求您快救救他吧!”

夜火此刻再不敢撒野,将夜刃放在地上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口中连连乞求。

“早上还好好的,可是刚才在鹰嘴山上忽然昏倒,无法唤醒。”夜风就显得稳重许多,简单几句便说清了来因。

“走开…走开…不要过来…”

忽然,躺在地上的夜刃开口低语,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冷汗瞬间浸湿了衣衫。

“大哥?大哥你醒了?”夜火闻言顿时大喜,连忙转过身去,可是无论他怎样推怎样喊,夜刃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反贼…你们这些反贼!都将进入地狱!”夜刃的反应越来越大,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突然!他睁开了双目,猛然翻跳起来,一拳砸向身旁的夜火!

“小心!”

夜火无比的震惊,一时竟呆住了,好在夜风一直在观察这里,眼看不对闪电般的冲上前,一把将其抱走。

“咚!”

夜刃不过十岁,幼小稚嫩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顿时鲜血迸溅,但令人惊讶的是,他拳头下的那块石板竟然出现数道裂痕,险些粉碎。

“保护神官大人!”两名守卫见状纷纷起身,一名护在那台阶之上,另一名直扑向夜刃,准备将他制服。

“逆贼!你吃了神明胆了吗?”夜刃一双鹰眸圆睁,但是那原本澄清的眼神已经荡然无存,余下的仅是滔天的戾气。

“大将神魂…”

众人身后,大神官神色微变,口中低喃,谁也没有听到。

“锵!”夜刃原地电射而出,在他腰间挂着一把短太刀,此时已被他拔出握在手中,迎着那守卫冲了上去。

眼看二人就要交手,就在这时,一道丽影闪过,一直站在大神官身旁的竹突然出手,猛冲上前一把将那名守卫按下去,手持竹刀狠狠地与夜刃的太刀撞在一起。

“当!”

一声脆响,那竹刀竟没有丝毫的损伤,要知道夜刃手中的短太刀就算不是上等品质,也是村中的百炼精铁制成,此刻竟斩不断一把看似普通的竹刀,不得不令人惊叹那竹刀的品质。

“逆贼!当诛!”

夜刃的双目中凶光滔天,而就在这时,他身后的影子忽然蠕动起来,并且幅度越来越大,双目周边更是出现两道神纹,就如同武士独有的眼影一般。

“这天下!都是吾的天下!”

伴随着一声震天大吼,夜刃气势暴涨,整个神社都变得躁动起来,甚至连这灵峰都开始颤抖!

“适可而止吧…”

终于,高台之上的大神官一声轻叹,在其身旁的兰纵身一跃,一只玉手翻起,顿时三道符纸从其手中飞出,以闪电般的速度分别打在了夜刃的双臂以及胸口之上。

“唰”

符纸上的神纹亮起,顿时令夜刃动弹不得,而与此同时,竹紧随其后,一把竹刀在空中挥舞一圈,重重的打在他的后背上!

“咳”

一口鲜血自夜刃口中喷出,竹刀无锋,并未伤到他,而这一记重击也令其恢复了清醒。

“大哥,你没事了吗?”夜火一直在一旁观望,此刻赶紧跑了过来关切的问道。

“唔…”夜刃近乎虚脱,神纹散开,意识都有些模糊,可是忽然,他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

“我…我又做了什么?谁在与我交战?”他无比的慌乱,开始四处张望,当看到立在不远处的竹时立马冲了上去。

“竹!你有没有受伤?我有伤到你吗?”夜刃心急如焚,抓住竹的肩膀仔细的观察。

竹无声地笑了,双目中尽是慈爱的目光,轻轻摸着夜刃的头,就像一个小姐姐在安抚年幼的弟弟。

“我又变成这个样子了…就像一个魔鬼一样…”竹未受伤,夜刃松了一口气,可是紧接着便又失落下去,站在那里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武士心,意在志坚,永远不要让恶魔侵蚀你的意志。”高台之上,大神官轻声说道,随后便转身准备离去。

“神官大人……”

夜刃重重的跪在地上,双目中透露着哀愁,隐隐的闪动着泪光。

“请告诉我…这世上…是否有神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