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现实

永恒的王第一百一十四章七宗罪

来源: 分类:现实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1月13日

  永恒的王 第一百一十四章:七宗罪

  李来福除了低声唾骂几句自己那如同吸金石般珍贵的脑袋之外,还不忘潇洒的轻轻腾挪下略感僵硬的脖子,他可不想接二连三的被某些莫名其妙闪闪发光的玩意儿砸成脑残小说

  维萨尔之神眼眶的灵魂之火隐匿了起来

  ,只剩下两滴光溜溜的小点,枯骨面庞上貌似流露出了无辜之色

  初次见面之时,他可不是故意亲密接触某个混蛋的脑袋

  来而不往非礼也

  明明是某个混蛋先动手扇他的

  要知道,身为一尊高贵的神祇,他没有将这个孩子流放到鬼哭狼嚎的偏远极地就已经是一种无上的恩赐了

  当然维萨尔之神偏激的嘀咕可不会让李来福知晓,这个孩子现在正思考着即将出现的场景呢

  流星般炽热的未知材料划破空气,燥热的气流宛如刀锋般割下他几缕黑色头发,但是他坚毅的面庞却丝毫不改,千钧一发之际洒脱的躲过了这份危机

  剧本已经写好,如今只是期待着实现而已

  但很可惜某尊神祇或多或少的带着一点报复心态,让李来福心中完美无瑕的剧本毁于一旦

  痛彻心扉的哀嚎伴随着不忍直视的咒骂,李来福脑门上肿起了一个颇有几分标新立异的异端风格产物

  他的脑袋被金色流光砸出了一个大包,幸亏一枚四棱形盾状魔纹在抵消大部分冲击力之后才溃散了,要不然很有可能直接造就出混乱之都第一位被砸死的异端,而且这个混蛋还是一切悲哀与哭泣的始作俑者,躲在虚空中一言不发的小贵族

  “维萨尔的逃跑大师,如此卑劣的报复是否能让你感到一丝人类的快乐”

  李来福考虑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比,还是强压住将某颗脑袋砸碎的怒火,满脸不忿的讥讽道

  可惜维萨尔之神作为曾经受到无数信徒虔诚膜拜的大人物,自然也听过不少穷酸吟游诗人的诟病挖苦,李来福这微不足道的嘲讽,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颗穿过眼眶的沙粒罢了,过眼即消散,没有留下伤痛的痕迹

  “好恐怖的力量,连我构造的魔纹都可以轻易分解,愚蠢的人类...”

  “我捡到宝贝了是吗”

  李来福满头黑线的打断了维萨尔之神呼之欲出的废话,看着在虚空中若隐若现的骷髅脑袋,还有它口中那夸张虚伪的语气充斥在自己的耳畔,某人墨色瞳孔中也唯有写满无奈了

  在李来福幻想中的完美剧本即将到达呼啸迭起的高氵朝时,自己的身躯却浑然失去了控制,不仅没有帅气逼人的潇洒躲开那个闪闪发光玩意儿,反而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就像宣誓了信仰的炮灰骑士般愚蠢,结果自然无需纠结,他的这些行为都是在维萨尔之神的操纵下进行的,人类与神祇之间的鸿沟还是那样的深不可测,李来福甚至很肯定只要维萨尔之神愿意,那自己的这具皮囊立马会对它新的主人报以微笑

  即使是一位落魄的贵族,也会凭借着自己残存的生存之道重新寻觅出一条通往朗姆酒与高脚酒杯相伴的鲜花道路,这是他们和躲在贫民窟中期待救赎的可悲之人的唯一一处不同

  但可笑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或许有些人明白,可依旧不知悔改

  苍穹之巅,层层黑云笼罩,一缕缕金芒透过惨重的乌云,似乎正在极力挣扎着降下属于它的辉煌,更隐隐有天使的神圣歌唱声传出,无数遥望云端的罪恶者和流亡者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制裁,死亡,还是生存,苟活,这个问题已经困扰这些双手血腥的家伙们无数年了,如今确实该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了

  李来福眯起眼眸扫视四周,确定除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任何鬼祟身影后,他悄悄摊开了手掌,一块破碎的瓦片状物体正安静的躺在里面,淡淡隐晦的金光绽放,犹如骄阳下的晶莹露珠,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美丽

  “现在,伟大维萨尔之神的一颗脑袋,您能告诉我这个玩意有什么作用吗”

  “愚蠢的人类,往往最有价值的物品都会显得神秘,晦涩古老的魔纹不会将它的构造直截了当的写在书籍上”

  维萨尔之神大义凛然的模样就像正在训诫着刚刚踏入魔法门槛学徒,智慧的光明笼罩了他的整颗脑袋,接着一句杀伤颇大的话语更是让李来福有种脑门正在被神圣火焰疯狂燃烧的快感

  “你看着用吧”

  这几个字敲打在李来福即将崩溃的心上

  “好吧,我希望用它可以换回一枚紫金币”

  这个孩子苦笑,他的目光没有集中在苍穹之上的黑云与圣光中,而是投向了深远幽暗的黑色城堡

  那座恶魔雕像因为畏惧而躲了起来李来福脑袋有些混乱,他来到永恒大陆的这几年间,似乎所有的磨难都在这段时间中狠狠砸在了他的身上,鲜血和伤疤同他一路微笑着前进,很可惜,他还没有倒下,更可惜,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了

  天穹在咆哮,一阵阵充满沧桑感的咒文吟唱声传遍混乱之都,浩瀚无比的圣光失去了辉煌,甚至连那位堪称比恶魔还要强大的圣者也消失不见

  “天使的羽翼坠落了”

  “黑色城堡中的古老异端击杀了一位天使”

  远方有人在刻意的嘶吼,李来福甚至能隐隐幻想出那些面庞上露出的讳莫如深且阴沉无比的微笑,混乱之都宛如一块被肥油浸没的腐肉,之所以无法在贵族晚宴的奢华餐桌上占据一席之地,是因为它有着更为重要的作用,远方流亡者语气中自然流露的兴奋倒是没有多少矫揉造作的痕迹,在李来福墨色的瞳孔中,居然真的倒映出了几片在风中缓缓飘零的羽翼

  羽翼失去了神圣,黯淡无光,更有点点斑驳的血迹沾染在了上面

  “嗖”

  破空之声响起,苍穹似乎都被震慑住了,半截枯骨法杖屹立在混乱之都的上空,宛如巅峰帝国的君王,俯瞰着万里疆域和自己脚下的臣民

  圣者奥西里斯难道死了

  李来福的嗓子陡然间有些发涩,他这才想起自己将朗姆酒的温醇遗忘在了记忆之海的某个偏远角落

  这个孩子嗅到一丝名为阴谋的诡异气味,难道一位跨越了无尽岁月追杀落难神祇的疯狂男人就这样枯萎了一位得到时间馈赠重回巅峰的男人生命之火如此扯淡的熄灭了

  李来福感到一阵阴寒,下意识回头的看了看,依旧是一片深沉的黑暗,没有蕴含着笑意的诡异瞳孔盯着他,或许有,只不过他看不见罢了

  “白脑袋,介不介意我拿点好东西滋润下嗓子”

  黑暗阴森的风格陡然之间转变,李来福颇为尴尬的笑了笑,从他的思维跨越度上来看,大概维萨尔之神也只有嗟然长叹了

  其实他维萨尔之神目前处于呆滞的状态,若隐若现的骷髅虚影仿佛蕴含着些许兔死狐悲的伤心,侧目遥望着天穹的半截法杖

  “疯子的气息消失了,果然如此,没有人能逃脱规则的制裁,哦,对了,你那是酒吗,我很久以前见过”

  李来福点点头,青色空间戒指上泛起玄奥魔法之光,一杯纹饰着古朴双剑的高脚酒杯出现在他手中

  温醇的酒香弥漫在他鼻尖,空气中的血腥都似乎清淡了下来

  维萨尔之神忽然饶有兴趣的说出了一句话,李来福刚刚触碰到酒杯边沿的嘴唇为之一顿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七宗在岁月中堪称恶魔的罪恶,是一切制裁的源头,愚蠢的人类,不,人类,如果你想要得到强大到让诸神畏惧的力量,就必须让你的灵魂绽放出七种邪恶的光芒”

  李来福眼眸迷离,他想到了永恒历的某一天,一位身披重铠的花甲老人,告诫他千万不要笃信所谓的骑士守则,曾几何时,如此相似,但一切都成为了过往

  一抹曾经熟悉无比的笑容浮现在他褪去稚嫩的面庞上,李来福的低语声如呼吸般微弱,维萨尔之神那张除了白骨还是白骨的面庞上看不出错愕,有的只不过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七宗罪,太少,如果力量喜欢邪恶,我想我可以成为一些原罪的创始源头,对了,这杯朗姆酒不错”

  温醇酒水中浮现一双漆黑的瞳孔,这双瞳孔透过血液般的殷红,俯视着风平浪静的混乱之都

  (感谢书友们善意的提点,那个...兄弟们提出的每一条意见,小阳都会认真思考,还有...轻点喷啊0.0)xh211

  ...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的网友评价
南京京科医院专家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最好的大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