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现实

至尊透视眼 第1464章 撕逼

来源: 分类:现实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至尊透视眼 第1464章 撕逼

目光是没看向马守威那边,苏哲却一直拿眼角偷瞄。

他想知道马守威此时心里想什么。

像这种家伙,城府不深,很容易就看穿心思。

“正等着你过来受辱。”苏哲心里冷笑着。

从视屏上,马上道确实有着人中龙的表现,而李全亦没说错,马上道是人中龙,马守威就是人中虫。

当然,不能说马守威日后不会有出息。

背后有一个威海集团当大靠山,还有一个马上道这样的父亲,儿子就算是阿斗,他也有机会比阿斗稍微有能力。

至少不会真像阿斗那样,乐不思蜀。

“魏哥,马守威过来了,等下与我演一场好戏。”

魏德刚问道:“要怎么演?”

苏哲在魏德刚耳边低语几句,后者立刻就会意。

见到马守威快到面前的时候,魏德刚突然间猛得拍着桌子站起来大声喝道:“你小子不要以为仗着自己有点能力就可以随便指使我,别忘了,无论如何,我都比你虚长几岁。而且我做生意几年,该怎么做,完全不需要你来教!”

魏德刚怒火冲冲。

“这件事你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就算你不撤资,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但你要是再参与的话,就算你不撤资,我也会把你给赶出去。”

“砰!”

苏哲也猛得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表情沉下去。

“姓魏的,那就没什么好谈了?”苏哲冷冷道,“要是没有我帮忙的话,我看你的公司很快就会关门大吉!”

“有种你敢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哼,有什么不敢的。”苏哲冷哼一声,“富鑫这几年来转型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很成功,实际上早就是千疮百孔。如果我没猜错,就算这一次你真的能够拿下那个项目,也没有启动资金。如果富鑫有那个能力的话,就不需要来求我加入了。”

魏德刚愤声道:“什么是我求你加上,明明是你非要哀求我加进来。说这一次的工程利润巨大,你想进来分一杯羹。”

魏德刚脸色黑下来,“既然这样,就真的没什么好谈,大家一拍两散,到时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姓魏的,你说出这种话,日后可不要后悔。”苏哲沉声道,“要不是看在朋友的份上,就算你求我不会帮忙。现在倒好了,过河拆桥,就你能够做得出这种事。”

“哼,我过河拆桥?”魏德刚冷讽一声,“这几年来,要不是我与老李在暗中帮忙,你根本就没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你自己想一想,这么多年来,你从我们手中抢了多少东西过去。要不是看在相识一场,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苏哲冷笑一声,“你准备怎么对我不客气?”

停顿一会,苏哲突然端起桌子上面的一盘剩菜残汁泼出去:“你想对我不客气,那我现在就让你尝一下什么才叫不客气!”

残羹冷炙往魏德刚面前泼出去。

魏德刚往边上闪了一下,那一盘残羹冷炙不偏不倚泼中了站在后面的马守威。

此时,马守威头上沾着剩菜,那些残汁不断的顺着他的头上流进身体里面。

身上的白色西装,此时变成黄色西装。

马守威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怒火已经冲满脑袋。

“苏哲!你好大的胆……”

“波!”

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盘汤泼过来。这一次不是苏哲所为,而是魏德刚。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去理会已经怒不可遏的马守威,就像是两个撕破脸的人,正在尽情的撕逼。

“魏德刚,你给我等着,只要我一撤资,你什么都没有了!”

“哼,撤资又如何,我早就做好一切准备了。而且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你撤资就撤资!”

说完,魏德刚又将手中的半杯茶水往苏哲面前一泼,不过最终泼到的是马守威。

那家伙因为愤怒过头,连闪都不会闪了。

他们正在餐厅里吃饭,这时候又是饭局时间,他们这么一闹,所有人都往他们身上看过来。

苏哲平时很少在媒体面前打交道,魏德刚可不同,算是昆城有名的企业家。

现在两个人在餐厅里撕逼,传出去影响始终不是很好。而且,他们目的已经达到,见好就收。

“服务员结账!”

苏哲扔下几百块愤怒的往门口走出去。

而魏德刚此时同样很生气,掉头就走。

直到苏哲与魏德刚两人离开后,马守威还怔在原地。等到回过神来,两人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不上那么多,马守威立刻往外面冲出去,可是根本就没有苏哲的身影。

“姓苏的,别落到我手里,不然让你好看!”

易维强与唐晶明怕马守威会乱来,也跟着出去。到了门口,餐厅的服务员手里拿着一条毛巾,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想要递给马守威,可看他此时愤怒的样子,又有点不敢。

易维强接过毛巾,示意服务员离开。

“守威,擦一下。”

尽管愤怒,但在易维强两人面前,马守威还是要克制自己的情绪。接过毛巾往脸上擦一下,不单没有擦干净,满面都是油,而且毛巾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低头一看,手中的毛巾并不是干净的毛巾,而是服务员用来擦桌子的。

想要发飙,可毛巾是从易维强手中接过来,只好将怒火忍下来。

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除是残羹冷炙。

唐晶明开口道:“那两个人拆伙了?”

“不知道。”

刚才明明看到他两个正在吃饭,一下子就吵起来。难不成是因为在吃饭的时候,因为一些利益上的分配没能够谈好。

苏哲与魏德刚之间的对话易维强听得一清二楚。

从对话中证实了他们之前的猜测。

富鑫除了有睿悦在暗中帮忙外,瑞鼎珠宝也有资金加入。现在好了,利益分配没谈好散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易维强淡声道:“如果瑞鼎真的撤资,单靠富鑫根本是拿不下马五海峡的工程。三天后,马五海峡的工程必定是我们威海集团的了。”停顿一下,易维强看了一眼马守威,此时他脸上充满着愤怒。

易维强拍拍他的肩膀道:“守威,这次就自认倒霉。等我们拿下马五海峡,今日之事再跟他们好好算帐。”

“嗯。”

……

“哈哈哈……”

回到车里,苏哲与魏德刚两人大笑着。

“哎呀,刚才那一盘汤浇在马守威的头上,当时他那表情真是精彩绝伦。”魏德刚第一次往一个人身上泼汤,这种感觉即刺激又爽。

要不是苏哲让他配合演这么一场戏,他还真不敢那样做。

不过对方是马守威,在现在这种情况,他绝对不敢有什么举动。距离马五海峡签合同的日子就剩下三天,他要是敢乱来,媒体一曝光,到时想要拿下马五海峡根本就不可能。

魏德刚虽是一名生意人,而且同样在抢夺马五海峡,他倒无所谓。最怕不让媒体曝光,真有来采访,他反而可以大肆宣传一下,说不定马五海峡的工程还有转机。

不过就现在这种情况看来,魏德刚并不抱多少希望。

眼下最大的希望就是在苏哲的身上,不知道他有什么计划。

这么大一块肥肉,魏德刚就算没有全部吞下去的念头,至少也要分一块。

而这一小块,一旦成功,足够让富鑫日后有更大的发展计划。

“马守威是一个记仇的家伙,我可以肯定,这两天他一定会有动作。”苏哲视线看着餐厅那一边,马守威身上全是剩菜残法,自然没心情再吃饭。

“就算易维强两人会劝他忍一忍,他是不会那样做的。”苏哲接着道,“所以魏哥你这几天需要小心一点,那家伙是一个阴险小人,不知道他会在暗中做什么小动作。仅仅是冲着我个人而来,那就真不是什么事。就怕他选择对你下手,暗中出手,这个可是胜不胜防。”

魏德刚并不担心:“不要以为我请的那些保镖真的不堪一击,只要马守威敢来,我就挖好坑等着他跳下去。”

苏哲心里是有一些担心,可魏德刚到底是久经商场。

所谓商场如战场,这么多年来一步一步爬到这个位置,要是没有一点防御之心,不知道被人坑多少次了。

“不管怎样都好,还是要小心提防一下。”苏哲说道,“距离签约只剩下三天时间了,现在魏哥你可以按照你的计划去办事了。要是没有任何意外的话,三天后马五海峡就算没能够与富鑫顺利签约,至少不会成为威海集团的囊中之物。”

苏哲说得如此有把握,魏德刚心里感到好奇。

沉吟一会,忍不住问道:“苏老弟,你有什么好计划,提前透露出来让哥高兴一下。”

苏哲微微一笑:“暂时先卖一个关子,等时机成熟后,你就知道了。这时候说出去,怕你听后过于兴奋,不小心说漏嘴,这样一来,计划就不完美了。”

魏德刚耸耸肩:“你小子这么多年来还是没变,不到最后都不气揭晓答案。”

“这不是很好吗?保留一个悬念,事情才会变更加精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