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现实

天族战纪 第六十章、将刺头进行到底

来源: 分类:现实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7月03日

天族战纪 第六十章、将刺头进行到底

天羽上到藏书阁四楼,四楼的藏书比前三楼少了许多,且都是关于武道修炼突破境界的感悟等著作。

这之中,关于神体境修炼及突破的著作最多,百炼境次之,至于至尊境的著作,却是只有寥寥三本,还都是简单至极的著作!

花费八天时间,天羽再次将其扫荡了一遍。

藏书阁五楼,这里只有阵师才有资格进入,而想要观看那些稀有珍贵的著作,更是要得到学院长老院的允许,才有机会观看。

可偏偏天羽机遇不错,得到了苍老的允许。藏书阁乃是苍老的一言堂,只要能得到他允许,你便有资格在藏书阁获得这种机遇!

长老院对于苍老的这种做法虽然颇有微词,可不知为什么,他们对此却是选择了默许的态度。也不知道藏书阁里看似普通的苍老,究竟有何种能耐,让得长老院的大人物们也不敢多管他的事情。

五楼藏书不足五百卷,介绍的竟然是阵师之道的书籍。杀伐阵师、器阵师、药阵师的介绍应有尽有,就连修炼方法也模糊提及了少许。天羽在这一层看得比较认真,不足五百卷的藏书,亦花费了八天时间方才看完。

通往藏书阁六楼的台阶之前,天羽闭目沉思,心中依旧意犹未尽,对于阵师之道也是有几分向往。可阵师的道路比武道更加艰难,他心中默想,不知自己是否有成为阵师的天赋?

没有完整的修炼功法,光凭那些简单提及的修炼之法,根本就无从修炼,有无天赋也是无从判断,只能压下心中的念头,待以后在说了!

天羽摇头不在多想,然后毅然踏上了藏书阁六楼。

藏书阁六楼,乃是百炼九重及至尊境才有资格踏足的地方,就算是长老院的长老,想要获得进入的机会,也是十分艰难。

六楼的藏书更加稀少,竟然不足百卷。可这百卷藏书却是十分稀有珍贵,材质也是由纸张变为了精致的玉片。

玉片藏书,玉片虽小,可其上所记载的文字,却是无比渊博丰富,观看的方式,也是由用眼变为了意识,这些玉片藏书,只有将意识沉入其中,才能“看”到所记载的文字。

六楼藏书,记载的竟然是各种传说中的遗迹,强者陨落葬身的陵墓,各种各样的秘境,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未解之谜!

无尽海域中神秘的死魂海,西域茫茫大山中寥无人迹的神秘建筑,北域黄沙世界,万年冰雪覆盖下的神秘种族,更有传说中的中州域,各种百年不遇的修炼体质,各种稀奇古怪的修炼传说……

这些玉片藏书所记载的内容,虽然只是模糊的介绍了少许,但其价值之大,却是难以想象。

玉片藏书随便流落一本在外,定会引起整个武者世界的厮杀争夺,武修一途,越是强大越是艰难,作为强者,谁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而玉片藏书虽然没有这种功能,但其所记载的内容,却能够提供这种机会。也只有身为五品帝国的天玄帝国,更是整个帝国中流砥柱的天玄学院,才有这般实力保存这些藏书!

整整十日,天羽未曾离开半步,手中的玉片藏书换了一片又一片,越是观看,越是心动,心中更想知道哪些神秘的所在,究竟是什么?

放下手中的藏书,天羽起身长叹,头脑中突然袭来一阵刺痛,意识一阵恍惚,身体也是随之一软,蹿了几步,伸手抓住书架,方才稳住身体!

他咬牙深吸了几口气,摇了摇胀痛的脑袋,方才恢复了几丝清明,可那种迷迷糊糊的头脑,却是一时难以平复!

“想不到,这些玉片藏书,光是观看就这么耗费心神,差点就支持不住摔倒了,那……小爷的一世英名算是毁了,看个书就累了个半死,这……!”脑中胡思乱想着,天羽缓缓下了六楼,往出口走去,他打算让自己好好缓一缓,在休息一阵,便开始抄书的惩罚。

忽视周围怪异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天羽一言不发向外走去,此刻他只想舒舒服服的洗上一澡,然后在好好睡一觉。

“惩罚的期限两个月,看书花了五十七天,你只有三天时间,来完成处罚了!”苍老的声音传来,却是苍老好言提醒天羽。

天羽一阵,此刻才幡然醒悟,自己来此可是带着惩罚的任务的,只有三天时间,看来这惩罚是完不成了。

人群也是静了下来,想看看天羽面对这样的情况

,将要如何面对。是赶紧回来开始抄书,还是依旧一走了之?

“不管了……我去他大爷……爱咋咋地,小子谢过苍老!”天羽转身行了一礼,便大步走出了藏书阁。脑中乱糟糟的,越想越是烦躁,天羽也懒得在想,他此刻只想休息,至于其他的事,则是随他去了!

面对毅然走出去的天羽,众人被他那句话雷得不轻!

我……我算是信了,本还想不通,能这般老老实实看书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刺头呢?敢这么说这么做的,不是刺头还是什么……

唉!惩罚完不成,这天羽接下来要遭罪了……

……

苍老看着毅然离去的天羽,眼中一抹精光流逝,头微微动了动,分不清是在摇头还是点头,弥漫的情绪,似是遗憾、吃惊,更似是感叹、赞许!

离开藏书阁,天羽寻了处山涧,脱光衣服,在河中痛痛快快的洗了一澡,换了一身干净衣衫,在囫囵吞枣的就着山泉吃了点干粮,便倚着树干睡了过去!

天羽也不想毫无形象的就地而眠,可奈何,初入天玄学院,先是被天元囚禁了几天,好不容易摆脱了天元,又因违反院规去了藏书阁,一呆就是五十七天,导致住的地方都还没有着落呢!

余晖散尽,夜悄然来临,几许微风,吹乱了沉睡少年的发丝,发丝随风而动,调皮的在他脸上打着转。

睡梦里,他伸手扶开额头捣乱的发丝,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继续接上模糊的梦境,悄然间,他的唇角有个一丝笑意,却是睡得更加香甜了。

是谁,出现在你的梦里,让你沉醉安眠,不忍醒来?

是谁,在你疲惫的时候,依旧难以忘怀,就连梦里,都是他的影踪?

一道白影,远远站在河边的树下,目光注视着远处沉睡的身影。微风吹动着白纱,扰乱了青丝,眼神,有几分复杂,是不忍、是痛惜、是纠结……她回身,不由将怀中的小兽抱紧了几分,以此来说服自己,然后抬脚、迈步行去……

脚步落地无声,是怕打扰了自己,还是打扰了他?就连怀中的白狐,也是缓缓闭上了双眼,陪她一同安静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山巅之上,两道苍老的交谈声,于夜色中缓缓响起。

“有意思……真有意思,这些小娃娃……”

“呵呵……可不就是,老苍,我这徒弟没收错吧?”

“造心九重境,能在六楼一呆就是十天,意识的波动却没有断过,换做你我,也不过如此罢了!”

“是啊,相比而言,我对那妮子为何会来看他,却是更为好奇!”

“那妮子么,与她一族扯上关系,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去去去……老苍,小辈们的事,我们看着就是,管那么多干嘛!”

交谈的两人,正是天羽的便宜师父,副院长天元,另一人却是藏书阁里的苍老。

天羽这一睡,整整睡了两天,当他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日清晨时分。

捧起清凉的山泉洗了把脸,活动少许后,天羽动了,却不是去往藏书阁的方向,而是往山上去了。

惩罚期限的最后一日,他不想着完成处罚,那么是想做什么呢,他心中,对惩罚一事又是怎么考虑的?

藏书阁之前,或许是因为天羽行事风格太过出格,随着他的事在学院中越传越离谱,本不关心他的人,也对其有了一分好奇,知道这是最后的一天,他们都想知道天羽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于是在这天,众人早早就来到藏书阁,想看一看那落寞少年,又将演出怎样精彩的故事。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藏书阁门口,平日里冷清的藏书阁,却是在这一日迎来了最为热闹的一天。

这都快中午了,那天羽不会是整的撩蹄子跑了吧?

这可说不定,五千卷藏书的抄写惩罚,换做谁也不可能一天完成啊?

是啊,是啊,要是我,我也跑了,明知完不成还来,那才是真的傻瓜!

就是,换我我也不来,宁愿接受别的惩罚,惩罚在重点也无所谓,只要不抄书就行。

……

我……我没看错吧,那……那是谁?

不会吧!这……这傻瓜还真的来了!

……

天羽远远看着聚集的人群,顿时间皱眉不语,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往日冷清的藏书阁,今日怎么会这般热闹。

他抬手扶了一把额头,然后硬着头皮,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沿着人群让开的通道,默默走了过去!

老年人脚抽筋吃什么好
散步预防骨质疏松
骨关节炎会不会遗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