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圣道狂徒 第四十二章 美人儿相送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6次 时间:2019年06月11日

圣道狂徒 第四十二章 美人儿相送

众人均震惊的看着吴赖,他现下与陆山的修为相差三个层次,正常情况下短短一月是不可能赶上后者,也不知他哪来的信心。

不过谁都知道陆山是肯定不会放过吴赖,一月之后的擂台上,吴赖怕是要倒霉了。

陆山更没将他“逞强”的话放在心上,不屑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折腾了这大半天,已经日过晌午,此间事情既了,白彤儿便让众人散了。

吴赖受了伤行动不便,朱会飞自告奋勇要送他回去,却没想到白彤儿道,“我们顺道,还是让我来吧。”

朱会飞何等精明,自是不会留下做电灯泡,临走前还不忘冲吴赖挤眉弄眼,自是叮嘱后者要把握机会。

“这头浪货,老子是那样无耻的人么?”吴赖狠狠鄙视了这家伙一把,心里却美滋滋的,心付今天自己这伤受得值啊,不但领悟了伏龙金刚拳的玄妙,而且还有美人儿相送,可谓一箭双雕。

白彤儿过来扶着他,一脸歉意道,“真是对不起,今天若不是为了帮我,你也不会惹上这么大麻烦。”因这一场比斗,陆山摆明了不会放过吴赖,她心中自是过意不去。

吴赖心知肚明,陆山与白枫沆瀣一气,即便是没有今天这事儿也不可能与自己善了。不过他自然不会将心理的想法说出口,当即眉毛一横,大义凛然道,“白教官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吴赖正直仗义,素来就看不惯这种飞扬跋扈之辈,早就想教训他了。”

白彤儿当然知道他嘴里没几乎真话,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道,“说正经的,一个月后的擂台比试你能不与他交手便最好避开。他现在已是淬体六重的修为,修炼了武技之后,你恐怕根本不是对手,千万不要逞强!”

“避开?嘿,那本少岂不是成了缩头乌龟了

,扶着他徐徐前行。

“也不知道这小妞用的什么牌子的香粉,好香啊!”靠在白彤儿温润如玉般的身上,鼻腔里满是沁人心脾的少女芬芳,吴赖心里那个美啊,脑袋不由自主的的拱了拱。

白彤儿立刻感觉到他不规矩的动作,秀美的玉颈刷的就红了,羞怒道,“你的脑袋能不能不要乱动!”

“哦。”吴赖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乖乖应道。

哪想白彤儿玉颈上的羞红火烧火燎一般烧到玉颊,凤目含怒道,“你的手要是再不规矩,我就给你剁了!”

吴赖吓了一跳,赶忙缩回想要环住她柳枝细腰的双手,讪讪笑道,“我只是怕你扶不住我伟岸的身躯,想要抓紧你而已!”

白彤儿哪里会信他鬼话,不过也知道和这种脸厚如山的家伙争辩也是图费口舌,冷冷瞪了他一眼没再多言。

不过吴赖似乎老实了很多,走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

白彤儿正自诧异,忽见他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胸脯,顿时火冒三丈,“你的眼睛能不能乱看!”

“我没有乱看啊,一直四十五度角斜视下方!”吴赖很是“无辜”道,心付我一直都是盯着最雄伟之处。

白彤儿气恼之极,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话锋一转问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吴赖笑道,“是要问我的生辰八字,还是身高体重?你也知道,这些对男人来说都是秘密,不好随随便便告诉别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说着又肆无忌惮的在白彤儿身上扫了一圈,颇有些品头论足的意外。

“这家伙还要不要脸了!”白彤儿气得哭笑不得,气恼道,“我问那些乱七八糟的干嘛,我是想知你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接住陆山最后一招。”

“莫非这小妞看出了什么?”吴赖暗凛,自己的秘密可不能让她知道,于是装作满不在乎道,“其实很简单啊,我就是凭着自己超人的智慧和勇气,在危急关头小金人附体,爆发出百分之二百的力量,以大无畏的勇者精神破了敌人的杀招!”

这家伙也真能吹,张嘴就来,说得玄乎其玄。

白彤儿一副信你鬼扯的模样道,“你当我是三岁孩童么?你当时明明已经处于绝对劣势,如何能反败为胜?还有你最后那一拳,不过短短的刹那间怎么可能爆发出全身的力量?”

“果然还是起疑了。”吴赖眼里精芒一闪而逝,事实上他早料到瞒不过这个精明的女子。白彤儿可是炼精境高手,眼界之高哪有那么容易糊弄。

不过他自然不会如实相告,脚下倏止,侧首望着白彤儿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白彤儿淡然道,“哦,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吴赖不禁冷冷一笑,哪里还不明白她今天主动相送的目的,心下更是一凉,本来还对她方才嘘寒问暖甚是感动,此刻却荡然无存,语气蓦地转冷道,“你到底是送我回去,还是来探我的底。”

白彤儿目中眼色一闪而过,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吴赖神色漠然道,“如果是前者,我由衷表示感谢。若是后者,我想你就不必白费心机了。”

白彤儿一脸恼色,嘟起嘴来气冲冲道,“人家好心好意送你回去,你便是不领情又何必如此作践人家!”

她一脸委屈,当真是我见犹怜,便是铁石心肠也软了下来。

“这小妞也是影视学院科班出身吧,演得也太好了。”吴赖也直呼受不了,还好“定力小超人”也不是浪得虚名,心肠一横,冷道,“彤儿姑娘,你承认长得真的很漂亮。”

白彤儿一愣,不知他此言何意。

“哼哼,美人计么,还想套我的底!”吴赖心中冷然,嘴角冷弧继续上扬,脸上浮起坏坏的痞笑,继续道,“不过你未免也小看我吴赖了,我虽然好色,但也不是任人愚弄的蠢蛋!”

吴赖最讨厌的便是别人利用他,而且白彤儿利用自己便也罢了,而且还用这种虚情假意来欺骗自己,他怎么可能不恼火。

白彤儿一脸震惊看着他。

他的心凉透了,对她傲人的姿容再也没有半点兴趣,冷淡道,“我想我不用你送了,还是自己回去吧。”

说着挣开她的玉臂,头也不回的走了。

自始至终他都一脸冷淡,与平素那个嬉皮笑脸的吴赖判若两人,身上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寒气。

良久,白彤儿才回过神来,神色复杂的望着那道即将消失在视线尽头的背影,先是气得直跺脚,忽而又哑然失笑道,“小气鬼!”

吴赖拖着伤痛而疲惫的身子回到住处,心中更极不是滋味。虽然本就没对白彤儿有什么“非分”只想,但一想到这样一个美女接近自己不是因为自己耀眼夺目的男性魅力而是利用自己,是个男人心里也不爽。

蝴儿立刻就迎了出来,见他不但身上青一块zǐ一块,而且脸色很是难看,又是心痛又是气恼道,“吴赖哥,是谁下手这么狠,把你打成这样!”

因白彤儿而有些寒的心此刻不禁一暖,不论如何还有蝴儿是真的关心自己,那便足够了。

他当然不会把气撒在蝴儿身上,将心里的不痛快甩开,大咧咧笑道,“不必担心,我皮粗肉糙这点皮外伤算不了什么,而且今天这伤受得划算,稳赚不赔!”

他这话倒不是吹牛,与陆山一战当真是获益匪浅。最大的收获便是领悟了伏龙金刚拳的真谛,亦切身实地明白了拳法的神妙之处,而且还结识了朱会飞那家伙。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白彤儿。

蝴儿哪里知道这其中的曲折,心疼得直落泪,又是给他敷药又是炖鸡汤补身子,忙得不可开交。

他的身体恢复能力本来就极强,又被蝴儿如此悉心照料,不过两天的功夫又生龙活虎,看得蝴儿瞠目结舌,实在难以置信。

不过养伤的这两天吴赖也没有闲着,一面继续吸收处男痣内剩余的纯阳之气修炼,一面利用天地阳气濡养自己的宝贝疙瘩,还阳草。

此次一战虽然取胜,他却没有沾沾自喜,更明白真动起手来自己还不是陆山的对手。若是不想在一个月后的擂台上被打败,自己必须抓紧时间修炼。

于是乎接下来的日子,吴赖便像是一部高速运转的机器,开始刻苦修炼。

到得第十天上下,吴赖只觉浑身上下的肌肉已经淬炼到了一个极致,即便是加大纯阳真火也无法撼动,心里明白,自己已经臻至淬体三重的巅峰,突破淬体四重的日子已然不远。

不过他没有贸然进行突破。

淬体四重是另一个层次,不再淬炼肌肉转而煅骨,而且更重要的是圣徒经的修炼功法不同于任何其他心法,自有一套独特的修炼法门。

阳气淬肌,阴气煅骨,阴阳相冲以通脉,此乃天下所有武者在淬体境必定经历的的过程。但圣徒经练的是至阳至刚之体,所以煅骨不用阴气而仍用纯阳真火。

然而要知道筋骨本就是阳刚之物,以阴气淬炼可调和阴阳,但若以阳火煅烧便如同火上浇油,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

所以进阶之时必须做到心无旁骛,更不能有外力打扰,且必须准备充分让身心都达到巅峰状态进行突破,才能保证不出差池。

他略微检查了一下处男痣内剩余的纯阳之气足够自己突破之用,不过这十多天的苦修亦让自己有些心浮气躁,必须调整一下。

所以第二天他没有修炼,而是带着蝴儿出城去游玩了一天,放松自己。

是夜,将身心都调整到最佳的状态之后吴赖再次入定,立马开就感觉到了突破的契机,哪里还会迟疑。

宝宝咳嗽发烧怎么办
小孩经常咳嗽怎么办
三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猜你喜欢